【HXH348】丑牛不是內鬼!

注意:內含HUNTER X HUNTER 漫畫348劇情透露!

閒來沒事更新一下,把三星期前寫下的HUNTER X HUNTER 348感想放上,畢竟一共發飆寫了九千五百多字,只在少數地方公開也太可惜了。是說當初是設想到自己會很話嘮,但飆到九千多字就真的始料未及,不過寫得冗長,不多不少是因為想要更清楚的表達自己的思路,畢竟本來是想要發在某討論區挑戰那些猜牛牛是內鬼的傢伙的。

是說我很氣,一來是因為早陣子已經被ONE PIECE的柯拉陰謀論(我超萌柯羅的)而被氣炸毛了,現在看獵人又看到心愛的新角色(十二支之一.丑牛.米哉斯頓)被猜是內鬼,這到底還讓不讓人活了?如果說牛牛真的很可疑,OK,但問題是牛牛真的超清白好嘛!讀者樂此不疲的猜是他,也不過是因為『冨樫不會這麼容易讓你猜到』 『牛牛越清白越可疑』 痴線,哪有這種道理啊。而且懷疑牛牛,在我看來等同同時也質疑古勒比加(以下用酷拉皮卡,因為當初是跟台灣人交流的)的智慧,對於大本命是古勒比加的我來說真的超受冒犯……嗯嗯最好你這個旁觀讀者懂得比有測謊能力又多疑聰明的古勒比加多啦。

P.S. 寫了九千多字,但蘊養是花了好幾晚,真正動筆到寫完卻不過是五小時左右。哈,我好久沒為一個角色寫這麼長的感想了,上一次是羅,不,應該是イタチさん吧。不過比起抒發感想,理科派的我還是覺得論說文更得心應手啊呵呵哈。…不過347時也有寫一篇比較感性的啦,另外再貼好了。


在那之前也貼一下346話的感想好了,當時抒發了一點對牛牛的喜愛,還有一部分『牛牛不是內鬼』的論點。話說,我開始萌起牛牛X古勒比加來喔(笑)。之前是萌里奧利奧X古勒比加的,但好啦,兩人都很有前途耶嘿嘿。

以下開始

之前看完343已經對牛牛(米哉斯頓)很有好感,今次看完346牛牛正式成為最愛角色之一。
酷拉皮卡是大本命,所以喜歡牛牛或多或少是因為他對酷 拉的態度,不過不單是因為他對酷拉親切,也是因為覺得這樣的角色很難得。343時與酷拉第一次見面,才講幾句話就惹毛酷拉,可是就算被酷拉冷冰冰的態度相 對,就算被酷拉用火紅眼怒瞪,牛牛的態度依然自若淡定,沒有動氣、沒有不安,冷靜平和的利用酷拉之前的台詞來取得對話的主導優勢,卻不是為了反嗆酷拉,而 只是為了讓酷拉平靜下來積極考慮加入十二支(對牛牛有好處)及思考火紅眼睛的相關線索(對酷拉自己有好處)。當時就覺得牛牛真是很懂得為大局著想的人啊。
(還有343的名台詞『牛奶我自己加』當然也有大加分)

然 後在車程途中,牛牛對酷拉表示讓他在船上以私事為優先,並說明白勸他不要涉足太深也沒用,只希望他盡可能不要用太激烈的手段。這番話講得相當客氣,而且充 分表現出牛牛對酷拉個人處境的體諒,真不愧是連脫會長派都承認的有常識之人,而且還被稱為十二支的良心,這樣的大人真好啊,既理性又體貼!

這 一話牛牛跟酷拉的相處更多,難得酷拉再次露出放鬆的表情,我想對於酷拉而言,共事的伙伴是牛牛這種明白事理的人應該很不錯吧?兩人在後樓梯談機密的場面讓 我心動,畢竟是兩位大愛的角色哪。可能因為自己直來直往,對於內鬼一事我就很直觀的排除了牛牛的可能性(當然還有琪多),因此後來看到眾多讀者覺得牛牛最 可疑真傷心;_; (蠻心酸的…好多我愛的角色都被猜疑有陰謀……像是OP的羅、NARUTO的鼬、進擊的巨人的團長 ;_;)

目前情報不足,的確猜誰是內鬼是沒意義,所以接下來也只是個人主觀否定牛牛是內鬼的意見:

首 先得理解『內鬼』的意思,這位內鬼是比楊德的同伙,但不見得也是柏利斯通的『朋友』。雖然立場上目前與十二支相對,不過應該不涉及道德價值觀上的對與錯。 而牛牛是很明顯從價值觀上不認可柏利斯通,當然這不代表他一定也不認同比楊德,但既然要跟比楊德共事,也就要跟柏利斯通當同伴,尤其是在金來到之前,柏利 斯通還是NO.2,也就是說要屈居於他之下,相信牛牛不會接受。

而且牛牛的個性正直,不是說因為正直所以不會認同比楊德,而是因為正直所 以沒必要的話不想偽裝自己也不想對同伴(十二支)說謊。牛牛當然也不是大刺刺有話直說的人,但遇到不能說的情況,他大概只會保持沉默或支開話題,如無必要 總覺得他不會欺騙別人。如果牛牛是內鬼,他至少已經騙了琪多(跟她一起得出十二支可能有內鬼的結論);而要是『跟琪多商量過』這事是假的,那就是騙了酷 拉。(那你死定了酷拉覺得『騙人很差勁』唷)

第三,柏利斯通說新來的十二支 因為疑心很重,所以設了雙重陷阱讓比楊德安插的刺客被全刷下來。看來酷拉在這方面幫上了大忙,也就是說對十二支來說請來酷拉加入總算得來好處。而當初親自 面接酷拉的正是牛牛。要是牛牛是內鬼,那他早應該因為覺得這人太麻煩而藉口推卻說他不適合加入。後來牛牛跟酷拉主動提示十二支可能有內鬼一事,以酷拉敏銳 的眼光和嚴重的疑心,不會因為牛牛這麼做就降低對這人的懷疑,而應該還是會對所有十二支(雷歐力除外)一視同仁的質疑。再者之後牛牛跟酷拉都是情報組,兩 人共處時間太多,那麼他一直待在酷拉身邊總有可能露出破綻的時候。所以要是牛牛真是內鬼,這一切未免太自找麻煩啦。除非說他是那種不自覺的內鬼,不過這已 經不是目前能討論的範疇了。

黑暗大陸篇除了因為重見酷拉與雷歐力這些熟悉的角色而高興,這一話看到莫老五跟諾布可能會再出場也好期待啊!雖然應該只是短程的同伴,但能再見到他們真好。

金 與柏利斯通那邊也很有趣,不過個人對於金這種十項全能、個性卻很痞的角色不太能代入,他跟柏利斯通擦出的火花也讓劇情提升了一個層次,不過……我果然還是 好懷念小傑與奇犽那種個性互補、對彼此毫無保留的信任的純真關係啊。就算很多人覺得換主角最好,但我還是很想再見到小傑奇犽這對組合呢。(萬年正太控沒辦法)

這一回劇情進展太快耶(這也有得嫌),真的好想看獵人考試的過程!哪怕一幕也好啊,不過看當年奇犽考試時冨樫畫得那麼隨便,這次可能也懶得想細節了?但真的好想看,這過程一定很緊張,而且看著當年是考生的酷拉如今負責刷走內應,有種『角色成長了』的實感嘛,真想看哪……

(後按:後來348就看到了(笑))


引言 發牢騷

自從346第一次提到『十二支中可能有比楊德的內鬼』開始,牛牛就首當其衝被認為是最可疑的人。愛牛牛的我看完348之後本來覺得『牛牛 = 內鬼』的質疑應該可以一掃而空了,但是這猜測似乎反而變本加厲了,氣得我心塞!!

不知為何最近看的作品大愛的角色都會被牽扯進一些莫名其妙又譁眾取寵的妄想,先是去年進擊的巨人的團長被猜會反水成為反派終極BOSS;然後是最近ONE PIECE的柯拉陰謀論(詐死.雙重人格等等);還有現在HUNTER中的牛牛內鬼論。有沒有搞錯!!

內鬼這個橋段製造了懸疑感,於是讀者樂此不疲的猜個沒完,很平常而且也是看漫畫的樂趣。要是大家猜的不是我愛的牛牛,我就算不認同也不會動氣,但牛牛明明是目前最不可能的人選,還要為了硬凹是他而無視原作一些設定,真讓人氣啊……認真點看漫畫好不好


內鬼可能是金的猜測

問題:

牛認為會長可能有意放內鬼進十二支,但內鬼本身知道自己身為內鬼的意義嗎?還是說內鬼根本不知道原來會長已經知道他比較忠於比楊德,卻刻意讓自己混進十二支呢?

值得留意的是會長給十二支的『命令』是『要比他兒子更早一步攻略黑暗大陸,完成一個難題及帶回希望』。所以對於會長而言,他安放的『比楊德的內鬼』應該只是一個『比起幫助十二支攻克黑暗大陸,反而會用自己的權力、資源和能力去幫比楊德先於十二支成功』這樣的人吧?

然而現在因為局勢演變成(或更正確的說是因為比楊德的自編自導自演)比楊德自投羅網,十二支面臨會長的『命令』以及V5的『指令(監管比楊德)』這兩大難題,所以讀者猜測的內鬼的責任已經不再單純是扯十二支後腿而幫助競爭對手(會長的指令),而是利用十二支的各種權力和自己的能力來放走比楊德(V5的指令)。感覺內鬼的責任已經改變了,而現在的局面是不是會長最初猜得到的呢?

現在的比楊德與十二支的關係不再是當初單純的競爭對手,比楊德需要十二支的監視才能讓V5不再阻撓前往黑暗大陸的計畫,而十二支又承擔了V5的指令及不想得失這位大客戶(並且十二支為了完成會長的命令也需要前往黑暗大陸的門票)。在未到達黑暗大陸之前兩者的關係都還算互利,重點在於到達之後,十二支還有會長的命令(比他兒子更早攻克大陸),所以將會恢復競爭對手的關係。

如果會長當初根本沒想到(無論是因為沒能力還是懶得預測)比楊德向十二支自投羅網的計畫,那麼會長心中的內鬼可能就單純是一個『比起會長的命令,更加樂意追隨比楊德』的人而已。當然這樣的人如果目前還在十二支,那他也極可能會兼負從十二支手上解放比楊德的責任。不過這只是站在目前的時間點的思考。

要是返回會長在思考這一切的時間點,那麼對於當時的會長而言,所有十二支都可能是內鬼,而不只是現在的十二支的十人。假設牛所猜測的『柏里斯通之所以這麼沒所謂的離去,可能因為十二支還有他的同伴』(348)『柏里斯通可能是會長特意安排用來誤導的』(346)是真的話,那麼柏里就可以先被排除為牛牛所猜測的內鬼。於是十二支剩下的十一人,在我的心目中,其實最符合這個內鬼的身份就是金。

首先,根據蛇女在341所言『這樣的夢想家我只想到金一人』,也就是說整個十二支對黑暗大陸最有興趣最有準備的就是金,這樣的人比起會長的命令,的確最可能改變立場並歡天喜地的追隨比楊德。

第二,金本身有沒有成為內鬼的意圖不重要,反正對於會長來說,金就是一個最可能會無視會長命令而為了自己的夢想而去幫助比楊德的人,所以我才會在最初提出問題『內鬼本身同意當內鬼嗎?還是內鬼本身有成為內鬼(倒戈)的強大動機,以致會長覺得關鍵時刻他會與十二支站在相對的立場?』我認為兩者都有可能,所以兩者都要考慮,這樣選項就更多,於是金也被列入考慮。

第三,雖然金目前已經不是十二支,於是大家怎麼猜都沒猜他,但問題是這句話『柏里斯通之所以這麼沒所謂的離去,可能因為十二支還有他的同伴』(348)要是真的,那麼值得留意的是柏里與金辭去十二支的時間點。340中,琪多是同時提起兩人的辭呈,但這不代表金與柏里兩人是同時辭去的。也可能是柏里先於金離開十二支。這麼一來,對於當時的柏里來說金就還是十二支,也就符合『可能因為十二支還有他的同伴(金)』這個條件。

至於『同伴』這個字眼我定義得很寬,不是一般意義的『志同道合的朋友』之意,只要是『利害一致』『能為了比楊德而共同合作』就算是『同伴』。這點看來,以金對黑暗大陸的興趣與不拘小節的個性(不會執著於尼特羅會長及十二支),金最終會跟柏里一樣有一致的目標並共同合作的機會很高,所以對於柏里來說,金的確是符合『十二支之中的同伴』呵。

講了這麼多,不是說金就是內鬼,而是金也應該被列入內鬼的考慮列表。而且要是那個內鬼就是金,這樣子既符合牛與琪多的疑慮,也解釋了柏里當初安然離去的原因。


另外的內鬼是西遊?

除了金之外,可疑的就是348話被酷拉揪出來的西遊。不像348前半部酷拉揪人時有解說『黑』『白』定義,這一次對於十二支,酷拉只說『黑』或『白』,所以酷拉是基於怎樣的定義去判斷西遊是內鬼,我就不加猜測。

但這裡只想提一個可能性,就算西遊真的是內鬼(偏向比楊德),但不代表他就是牛與琪多他們所顧慮的由會長縱容的那個內鬼。有人說西遊在346說『比楊德由我一人看管就行』很可疑,覺得西遊是內鬼所以主動要求看管比楊德。但是也可能是相反,正是因為他比其他人更常與比楊德相處,所以才在這段期間不知不覺的改變了立場,想幫助比楊德,於是心中有鬼,被認為是內鬼。

值得留意的是340,西遊看到比楊德的影片時表現得很動搖『這模樣不用確認(是否會長的親兒子)了吧?』,後來在342(留意當時比楊德仍未向十二支自投羅網),西遊表示同意去黑暗大陸(會長的指令)但不同意在那裡狩獵比楊德(V5的指令)因為覺得魚與熊掌都兼得的想法天真得讓他討厭,抱持這種態度的西遊在後來接觸比楊德之後更加偏向於幫助釋放比楊德(違背V5的指令不代表不履行會長的指令),也不是不可能。


個人認為『牛不是內鬼』的理由

先假設牛是內鬼,看得出的結論會不會跟原作設定矛盾

(反證法)

第一猜測:牛自知是內鬼,沒有用任何能力消去記憶/控制意識

  1. 牛牛在面接酷拉之前,已經先從雷歐力聽過酷拉的事蹟,具體能力未必知道,但應該至少知道酷拉在獵人考試的表現及面對旅團的臨場應變,必知此人的博學與機靈。要是牛是內鬼,酷拉又由牛自己觀察,他有必要積極要求酷拉加入十二支嗎?反正酷拉最從一開始就很強硬冷漠的拒絕要求,牛牛甚至不用跟十二支編甚麼理由解釋。再者雷歐力是在推薦酷拉之前已經誠懇的答應加入十二支,酷拉是否加入根本不是雷歐力加入與否的條件。就算牛牛不知道酷拉有沒有測謊能力,光是酷拉頭腦聰明多疑這些優點,對於身為內鬼的牛來說已經是不必要的麻煩。柏里那種愛自找麻煩的人或許會這麼做,但身為穩健派的牛這麼做就只是OOC。
  1. 酷拉在會議上追問比楊德的內鬼一事時,牛牛主動打斷他並要求私下討論。也就是說牛不希望酷拉公開質疑十二支之中可能有內鬼。情況一:如果只有牛一人是內鬼,讓酷拉在會議上提出內鬼的事會引起眾十二支的疑慮,不過琪多跟牛牛至少不會最先被懷疑,所以其實也無妨。情況二:如果除了牛還有別的內鬼,那麼牛可能會有兩種心態。

    第一種,牛不希望酷拉公開質疑,因為擔心會打草驚蛇,讓本來沒擔心十二支可能有內鬼的人多疑起來,害自己的內鬼同伴被發現(因為牛幾乎可算是最不用擔心被懷疑到的那一批人)。但這不成立,因為目前看來牛是最積極要找出十二支的內鬼的人。

    第二種,牛希望酷拉公開質疑,因為打草驚蛇起來,讓其他內鬼被及早發現當替死鬼,降低自己的嫌疑。但這不成立,因為事實是牛立刻打斷了酷拉的質問。而且就算已經揭發了一部分內鬼,不代表十二支就會因此鬆懈下來,不再查考有沒有別的內鬼。

    也就是說如果牛是內鬼,346牛阻止酷拉的舉動反而不太自然。

  1. 牛主動提起十二支可能有內鬼,不可能作為一種『其他人才是內鬼喔我才不是喔』的心理暗示,因為這種作賊心虛的心態一般人都能想到,更何況是機靈多疑的酷拉。所以這種為求降低自身嫌疑而主動提起內鬼的作法,對酷拉來說根本沒用。多疑又公道的酷拉,會合理地對十二支所有人(除了雷歐力)都一視同仁的懷疑。也就是說,牛主動提起內鬼的可能,不是懷疑他是否作賊心虛的理由。
  1. 牛主動提起內鬼之餘,還說他早就與琪多共同得出『十二支可能有內鬼』的結論,以及要求與酷拉兩人私下調查內鬼的事。首先有人質疑牛說『琪多也認為十二支可能有內鬼』這事未必是真,但事實是這件事酷拉要跟琪多確認也太容易了,酷拉也不是那種別人講甚麼自己就接單全收的人。第二是有客觀的證據證明琪多確實擁有同樣的疑慮。346酷拉向琪多提問後,牛與琪多交換了一個眼神之後,牛才要求與酷拉單獨討論內鬼問題;348牛在十二支會議時也是先跟琪多互相對視之後,才對大家公佈十二支可能有內鬼。這些小細節證實了牛與琪多共同疑慮十二支之中有內鬼這件事是真的。

    第三,牛自己既是內鬼,卻主動跟酷拉私下調查內鬼未免太自找麻煩。雖然的確有藉此了解調查內鬼的進度的好處,但與多疑的酷拉朝夕相處,反而很容易露出破綻,得不償失。

  1. 從牛牛首先對酷拉要求一起調查內鬼起,直至牛知道酷拉的能力這段時間不長不短,但也足以讓酷拉測到牛牛是否可疑了。從348可看出,酷拉不用對著本人作測試,只要見過本人,就算用影片也可以測謊,所以要是酷拉曾經悄悄地對牛測過謊也不足為奇,酷拉有太多機會可以識穿牛牛(要是他真的是內鬼)。而如果牛真的是內鬼,酷拉應該已經測出來並對他起疑心。奇怪的是348酷拉跟牛很明顯是兩人單獨查核獵人考試的考生是黑是白。如果酷拉覺得牛可疑,或者對他有戒心,實在沒理由坦然告訴他關於自己的能力。其次,當時二人是在審核獵人考試的參加者,不是在探究十二支內鬼的問題(這是後來才延伸的話題),所以要是酷拉覺得牛可疑,大可以為求公正,要求讓其他人監測這段審核過程,例如雷歐力、豆面先生或者是本來就該負責獵人考試的琪多(346),偏偏348審核的過程只有酷拉這個能力者本人以及牛牛,也就是說酷拉認為沒必要將牛牛排除在外,也就是說酷拉沒有覺得牛很可疑。

    有人猜酷拉在給牛牛設局,這點個人覺得不太符合酷拉的個性。以酷拉的能力,要測出牛是否內鬼實在太容易,所以要是真的覺得他可疑,那酷拉就是相當肯定這人的嫌疑很高了,那只要跟雷歐力及琪多提出證據,各人合力讓內鬼現形就行,根本不用多此一舉讓對方知道自己能力的詳細。其次,酷拉早期就表現出厭惡說謊的個性,為了抓內鬼而說謊(例如在自己的能力上說謊/誤導)不太像他的作風,尤其是這個陷阱本來就沒有必要。

  1. 牛牛在348十二支會議中被酷拉評為『白』。首先,酷拉連牛牛也一起測,表現了酷拉一視同仁的公平心,不是說這裡酷拉懷疑牛,而是反過來看,酷拉從不會因為跟牛兩人私下調查內鬼就毫無保留的相信牛,也就是說酷拉仍然是我們熟知的極為多疑思考縝密的酷拉。其次,先說明目前還沒能得知酷拉判斷西遊是內鬼的基準,但在牛說出『比楊德那邊的人(內鬼)』『自己的能力』『會長的指示』等等關鍵字之後牛牛仍被酷拉評為『白』,這就已經足夠。牛在這裡是真心要完成會長的指令。

    有人鑽漏洞說『會長的指示』未必跟『內鬼』衝突(也就是說(幫助比楊德不代表違背會長的指令),但會長的指示是『比他兒子更早攻克黑暗大陸』,而要完成這一點就要牽制比楊德,於是幫忙比楊德(例如提供自己的知識、能力和資源)或者幫比楊德從十二支手上逃脫都會為完成會長指令這一事上給扯後腿,所以算是有衝突的哦。

    的確以會長的性格他會寧願放走比楊德(這與『先於比楊德成功攻克大陸』有點衝突)、無視V5、循非法途徑先到黑暗大陸,與比楊德公平競爭並先於他攻略成功。但這是會長自己的性格,也是會長自己的作法。

    同樣要達到『先於比楊德成功』這件事,牛沒必要跟隨會長的作風(放走比楊德、為自己達成指令一事添麻煩),而是會以自己的個性和想法去達成吧。根據原作設定牛牛是穩健派,而且要是牛牛是那種為了會長的指令而扭曲自己個性配合會長行事作風的人,柏里斯通也不會覺得協會變得無趣了。


第二猜測:牛自知是內鬼,但用(自己的或別人的)能力讓別人無法確定他心中有鬼

  1. 這種能力不是我想的,是有人猜,除了消去記憶/操縱意識這些原作中(348)酷拉猜測的能力以外,可能有別的方法讓酷拉的測謊能力無效。
    他(們)的說法是這種能力能讓內鬼還有自己身為內鬼的認知時,仍能控制心智讓別人測謊的能力不起作用。大概是指就算內鬼說謊時,身心都絕不會動搖、露出破綻吧。然而這從不是原作中有設定過的能力,酷拉也說了『只有在當事人不知道自己在說謊』才能暪過他,受過訓練都未必可以。酷拉的能力雖然跟測謊儀很相似,不過早在友克鑫篇出現的黑手黨同伴就有兩人能絕對識破謊言。像是芭蕉的能力『說謊的人會被燒死』,這跟本人『有沒有能力讓自己的身心狀況表現得跟說實話一樣』沒關係,因為本人既然知道自己是說謊,那『說謊』這事就是事實,一旦說謊就會被燒死;或者那個用親吻來俘虜人的能力,要是被命令說真話,謊言也會識穿,因為內鬼本人知道自己是說謊啊。旋律的能力就跟酷拉這邊的能力有點類似,就不提了。總之,就算能在自知說謊的情況下騙到人也沒意義,其實這世上能判定對方是否真的說謊的能力實在太多。至今獵人畫過不少這種能力了,就連普夫的鱗粉乃愛泉都做得到吧?酷拉最極端的能力還有審判鎖鏈,只要下了『說謊就要死』的條件,哪怕對方能自欺欺人暪得過世上任何測謊能力又如何,問題在於這個人是否自知說謊,一旦說謊還是要死,騙不過念的條件吧?
  1. 有人猜牛在自己的能力上還有隱瞞,因為可能牛自己的其他能力就是能做到說謊也暪得過別人。唔……牛牛對酷拉說十二支不同派系的大家都知道彼此的能力了(348),所以至少琪多就了解自己的能力啊。要是牛在會議上說謊,琪多是一定會知道的。除非牛說大家都知道彼此的能力本身也是謊言,不過這句話酷拉要向別的人十二支求證也太容易了,不需要問起詳細的能力,酷拉只需要問同是穩健派的琪多『大家是否都知道彼此的能力』就夠了。要是不是,酷拉就知道牛是說謊。總之,這句話要不是真的,實在很多餘。就算其他十二支自認為了解牛的能力,牛也沒必要以這句多餘的謊言欺騙酷拉。當時牛之所以提起十二支對彼此能力是否了解,是想提出『否定十二支有測謊能力/消去記憶能力的根據』吧,那只需要說『其實大家還不清楚彼此的能力,但是為了這次情報共享,很快就會在會議上公開自己的能力了』這樣就夠啦,莫名其妙說謊『同派系都了解彼此的能力』是多餘的情報,撒對自己沒好處的謊幹嗎?
  1. Ok,假設牛牛真的有這種能力(明明是說謊但能暪過測謊能力),但這種能力本身不就跟牛牛的個性相衝嗎?牛的能力是『上庭』『拘束』『離席』,全都跟法庭、律師的工作有關,然而『明明是說謊但能暪過測謊能力』這種能力無異於給假證供,是作為律師的重罪,以牛牛正直的性格和價值觀,他會用這種能力?不是說念力本身就反映出當事人的個性嘛?
  1. 假設是其他人有這種能力,套用於牛牛身上,唔……又回到第一點,其實能識破謊言的能力太多耶,這種能力真的有優勢嗎?再者以牛的個性,就算他認同比楊德,那就去追隨他就好,或者保持沉默甚麼也不主動去做就好,現在牛卻權充積極尋找內鬼打擊比楊德的雙面人,感覺很不像一個正直的人的作風啊。牛都在348說了,他不認為內鬼是背叛者了,只是立場不同。那麼牛要是真的內鬼,也不至於這樣積極的欺騙深信自己的同伴吧(尤其是琪多)?這麼積極主動的騙人無異於背叛同伴的信任哦?

第三猜測:牛不知自己是內鬼,因為用(自己的或別人的)能力消去記憶/操縱意識

  1. 首先排除這是牛自己的能力,理由同【第二猜測的第二點】。
  2. 很多人以牛的言行(例如牛主動邀請酷拉一起二人私下調查內鬼)很可疑,不過以上【第一猜測】已經否定了牛牛自知是內鬼的可能,也就是說就算牛真的是內鬼,他也根本沒有這自覺。既然沒有自覺,那麼現在牛的言行就不是懷疑他的理由,因為牛並不是為了掩飾自己是內鬼或者為了得到調查內鬼的情報才這麼做,而是他本性真心想查出內鬼去除內患。
  3. 於是很多人提出牛牛這麼積極抓內鬼就跟DEATH NOTE夜神月用過『失憶』的那一招一樣。乍看之下好像很類似,但嚴格來說兩者是不同的哦。夜神月深知自己的個性在失憶後會堅持、積極的抓到奇拿,這一連串的後果是他會再次碰到死亡筆記,然後回憶起所有事情。而牛(假設是失憶的內鬼)則是深知自己的個性會積極抓內鬼,但這一連串的後果讓他得到甚麼好處?得知調查內鬼的情報(但他當時還是失憶哦)?剷除了自己的內鬼同伴?刷走了比楊德安插的刺客?抓出一個內鬼來當替死鬼?很明顯夜神月與牛牛的失憶計畫最終得到的好處不能相提並論。再者,夜神與牛不同之處在於,夜神之所以要選擇失憶的手段,是因為他在L的眼中的嫌疑已經極高,為了避得過測謊和嚴苛的審問,他不得不這麼做。而事實上因為失憶,他也讓L對他的懷疑在短期內降低了一些,因為L沒能再追查下去。然而牛的處境跟夜神不同,在失憶之前牛並沒有被任何人懷疑,不得不失憶是為了避開任何可能的測謊能力,也就是說牛的失憶不是為了避開短期和特定對象的懷疑,而是為了避免長期和未知的能力者的質疑(例如酷拉,因為牛恐怕是在失憶之後才去跟酷拉見面,所以酷拉對於失憶前的牛是未知的)。也就是說,牛恢復身為內鬼的記憶的時間點就很關鍵了,計算好讓西遊這內鬼/替死鬼被抓到的時候就恢復記憶如何?但事實是這很大可能行不通,這點下面第四點再解釋。不像夜神月可以算計得到,當他再次碰到筆記本的時候很大可能是他已經暫時洗脫嫌疑之後。夜神月與牛牛的失憶之計,似乎很相似,但當中的細節不可類比。
  4. 承上,牛牛要是失憶的內鬼,那恢復的時間點就是關鍵。首先要留意的是,雖然牛牛否定了比楊德那方擁有能洗去記憶/操作意識的能力者,然而當初提出這點質疑的是酷拉,他心中是否覺得被說服了,是否就不再懷疑十二支以及協會內有失憶的內鬼是另一回事。也就是說,就算揪出了西遊(替死鬼)也不代表酷拉就覺得可以鬆懈下來,連讀者都猜到西遊可能是轉移視線的替死鬼,難道聰敏多疑的酷拉會想不到?揪出西遊這個沒失憶的內鬼之後,不代表其他內鬼也沒有失憶。於是十二支之中仍有內鬼這個可能性還是存在的。也就是說,承上題那些提倡『利用牛牛的個性來積極抓內鬼,是為了抓住一個替死鬼好讓十二支都鬆懈,然後牛牛自己趁這時恢復記憶回復內鬼身份』這計畫還是行不通。因為沒人能保證在抓到一個內鬼之後眾人就真的會鬆懈下來。那麼,要是內鬼真的失憶了,他應該何時恢復記憶?現在看來太早恢復幾乎行不通,尤其是對於牛牛而言。有人提出牛牛的個性優勢是他會積極抓內鬼,於是他會得知抓內鬼的情報,尤其重要的是得知酷拉的能力。但這也說不上甚麼優勢。有兩個問題。第一,牛牛目前還是失憶狀態,就算知道了酷拉的能力又能怎樣?他在348也說了自己不會把酷拉的能力說出去了。也就是說要向比楊德那方通告酷拉的能力,也得等他恢復記憶之後(那些猜測牛牛連行動也被操縱我就不以為然了,一般操縱系的確能控制行動,但當事人是知道自己在幹甚麼的,要是牛牛沒有身為內鬼的自覺卻做出內鬼的行為,他不會覺得很可疑嘛?)。第二,這世上的確有很多念力是能力的確是能透過情報來防範(例如拿酷魯的天上不知唯我獨損)。但像酷拉的測謊能力就不行。無論比楊德那方知不知道有像酷拉這種測謊能力,就算他們不知道能力者是誰、有幾多人、具體能力是怎樣,內鬼的防範措施只有一個,那就是失憶啊。所以就算牛牛得知酷拉的能力這些情報多珍貴也好,其實在防範方面沒多大作用,應對的方法除了『消去記憶』還是『消去記憶』。當然,也有另外兩種應對。第一,遠離酷拉皮卡/在酷拉面前極小心的控制自己的身心反應。第二,殺了酷拉/封了他的念。不過前者對於一個內鬼而言很難而且會很不自然,而後者就太過火了,十二支VS比楊德只是競爭對手,沒有必要在出發前就鬥個你死我活。在這裡值得留意的是,牛牛恢復記憶的時間點要是距離他反水前還有一段時間,那這失憶幾乎可說是失得沒有意義。畢竟能防範測謊就只有:一、失憶;二、遠離能力者;三、殺了能力者或封了他的念。以牛牛的個性絕不會做第三個選項去傷害一個相信自己的同伴。第二個選擇也只會讓牛牛顯得很可疑,因為牛可算是十二支之中跟酷拉共事最密切的人,這時才突然疏遠酷拉怎麼看都很可疑。所以要是不想再被發現,也就只能再繼續失憶了。也就是說,牛可能要等到最後一刻(臨要幫忙解放比楊德之前)才能恢復記憶了。而這又有另一個問題,接第五點。
  5. 另一個問題就是,一個不知道自己是內鬼的內鬼有甚麼用啊?要是不能在充當內鬼的時候把關鍵情報外洩,或者利用身份優勢因應當時協會內的情況和人手安排而制定計畫(解放比楊德),那這樣的內鬼有甚麼用啊?以牛牛而言,他甚至還聯合酷拉二人一起刷走比楊德安排參加獵人考試的內應還有十二支的內鬼耶,這樣的內鬼反倒像是給比楊德那方扯後腿吧?348牛牛指出繆海爾等等的高手和人才沒被抹去身為內鬼的記憶而被刷走這一點很可疑,配合柏里在346說比楊德的刺客及協會的人都全被刷下來,如果柏里沒有說謊(也沒必要說謊吧),那麼要是比楊德那方有能抹去記憶的能力卻沒用就真的很奇怪。站在牛牛與酷拉的角度,他們尚可懷疑繆海爾等人被刷走是因為安排了別的隱藏高手,但以柏里的角度看來,就是根本沒有這樣的企圖,因為全部人都被刷下來了。也就是說很可能比楊德那方根本沒有能消去記憶的能力者。又或者還有另一個理由:根本沒有必要。對於比楊德那方來說,能安插內鬼就最好不過,沒能做到也沒關係,因為沒必要。這也呼應了柏里在346所說的,比楊德逃脫一事上根本沒有計畫,他會自行逃脫的。回到這問題『不知道自己是內鬼的內鬼有甚麼用?』,答案是很可能沒用,而且,比楊德那方可能根本就不需要內鬼幫他逃走。也就是說柏里他們明知有測謊儀(346 + 348 都提到繆海爾他們本來就通過了第一關測謊),仍然沒有用消去記憶/操縱意識的能力,以致比楊德安插的內應、滲入協會的勢力全被刷下,理由可能有三個:沒有這方面的能力者;不知自己是內鬼的內鬼沒有用;根本不需要內鬼,因為比楊德會自行逃脫。

以下兩點是其他可能證明牛不是內鬼的小細節

  • 如果牛在348說的『柏里斯通會這麼沒所謂的離去是因為十二支還有他的同伴』是真的(=柏里真的認為十二支還有他的同伴),那麼值得留意的是牛牛與柏里的相處和關係。從選舉篇開始就看出大部分十二支都討厭柏里,但是牛牛對柏里的討厭卻不是單純的喜惡,而是職業道德上的厭惡,他懷疑失蹤的獵人跟柏里有關,而且認為柏里是來自『黑暗』的人,這一切都是價值觀上的強烈不相融,跟琪多他們只是單純討厭柏里的作風和個性不太一樣。雖然忠於比楊德不等如忠於柏里斯通,不過既然加入了比楊德,那就勢必要與柏里成為同伴,而且在金來到之前,柏里還是比楊德的2,這豈不是要聽命於柏里?以牛牛的價值觀,他會願意嗎?
  • 金曾經提過(345)琪多和米哉大概會阻止那些想混入協會的比楊德的勢力,也就是說在金的認知之中,琪多與米哉都不是內鬼。而且他提出兩人的名字後比楊德的同伴未見異樣,也就代表他們不知道牛是內鬼。有可能是牛的確是內鬼但是金不知道,但金要是不那麼肯定大可以不要提起這二人的名字。畢竟從346繆海爾質疑金是協會的人那一幕(雖然繆海爾是演戲)可看出,比楊德那方對於親協會的人還是有點顧忌的。要是金不是100%肯定牛牛和琪多不會倒戈,那麼萬一牛真的是內鬼,到時讓他重返比楊德那邊恐怕很難被接受(留意:連比楊德的同伴都不知道牛是內鬼!)。尤其牛牛還曾經積極刷走內鬼,就算到時牛真的幫比楊德從十二支手上逃脫,比楊德的同伴也可以合理懷疑『牛是雙重內鬼,畢竟比楊德比十二支更早更妥善的為探索黑暗大陸作好準備,所以牛牛反當十二支的內鬼滲入比楊德那方取得能攻克大陸的情報傳報十二支幫助十二支在這競爭中獲勝』。於是金這麼講反而讓牛很難在比楊德那方立足,聰明的金大概會想像到這麼提起二人的名字的後果吧?也就是說在金的認知中,二人極可能不是內鬼。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