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這是一個和平的世界。

假如這是一個和平的世界的話,我應該會早就很堅定的朝著『漫畫家』這個夢想進發吧。

現在的大夢想,是從事環境保護的工作。基於自己的長處(?)還有喜好傾向,我想會是偏向學術方面的環保工作吧。(雖然水瓶的本性讓我貪心的甚麼都想試試)總之是環保,這夢想早在初中二年級就決定了(對對對是中二夢),說到為甚麼呢,自己也不清楚,在那之前並沒有特別對大自然非常喜愛、關心的跡象,是很喜歡動物,不過小孩子大部分都這樣吧。自從讀地理科,讀到很多環境問題之後,就心靈一震,找到自己非常在乎的事了。自此,就決定一定要做環保的事業。因為很難接受自己人生的大部分時間從事對環境沒益的事吧。

我是個挺現實的人…。浪漫之餘,思考也非常實際。所以在找到環保夢想之後,本來的藝術夢想就給壓抑下來了。我升上中四(高中)的時候選修理科,眾人皆出奇,因為一直我都表現出很強烈的文藝氣質(其實是怪脾氣吧),而且多番在大小場合表現出從事藝術工作的興趣。小時候起我就很多心呢,甚麼都想試。孩提時候想做的畫家,像梵谷那樣的畫家,雖然小時候根本不認識梵谷,但總之是那種會開大畫展,會有畫作放藝術館展覽的那種啦。長大一點,迷上漫畫,就想當漫畫家。升上中學那年的暑假,本來有預備班要上,不過因為討厭而逃課(喂),結果每天流連書店(那年代沒有漫畫喫茶啊),沒有漫畫可以翻看,只好翻小說、文學,於是乎,變成想當小說作家了。再之後迷上樂隊,又想作曲了……真是一個極善變的孩子,多心貪心,結果甚麼都一事無成呢。

到中二年紀,頭腦也夠清醒了,當然漸漸意識到憑自己的料,當藝術家幾乎不可能,同期開始對科學有興趣,又發現自己原來很關心大自然,好吧,就讀理科,以後當個環境科學家之類的好了。自從2004年起,這個夢想再也沒變過啦。雖然現在因為大學的經歷,讓我對自己再次感到無能……會不會連理科也不在行呢……

中學時期,有過幾年因為沉迷漫畫而荒廢學業,後來一來因為某些作品讓我心灰意冷而放置一段時間,二來也因為去留學了,想勤力讀書,漫畫照看,但已少有沉迷了。同人也少看得多啦。不管是同人誌還是同人站、畫作或小說,通通都少看了。

由去年六月開始一年的休學,空閒得多,因此多了閒情沉醉於漫畫、同人的世界。每一次都會這樣呢,一旦沉醉其中就會感到很懷念。這次放置久了,重拾後感到思古之幽情不斷氾濫……但也有點不可思議的感覺,哈,用得著那麼全情投入嗎?欣賞的作品多了,最喜歡的作品始終就那幾部,沉迷的角色世界也就那幾個。這麼多年了,值得堅持到現在嗎,值得花時間、心機、金錢去搜集同人誌嗎?如是者,十年也過去了,當自己已屆成年,決定好的現實的夢想還半調子的時候,還值得沉迷在甚麼漫畫或同人世界中嗎?

然後就會為這個問題驚訝。第一個念頭是『要不是這個世界這麼紛亂,環境問題讓我這般操心,我早就堅定的向漫畫家之路進發啦』。哈,真有趣,要不是有深入思考自己的志向,還真不知道,原來心底中,在一個和平的國度,我是那麼堅定的想當漫畫家啊。也對,要是死了靈魂不滅,在那種境界,甚至沒有物質自然,還用得著保護甚麼呢?

有次翻看入大學前的日記,因為當時覺得自己不是讀書的料,想放棄讀書,也就想放棄當環境科學家、從事環保工作的夢想,寫道,算了,只要我的生活過得去,閒時能創作一下就心滿意足了。呼呼,真是既卑微又可歌可泣的小夢想啊,從大概五、六歲時就有的創作夢想,畫畫的夢想,無論現實及本性如何打壓都好,潛意識中一直執著呢。

休學的這段時間也偶然興起這想法。香港人的環保意識比當年進步多了,是不是不差我一個呢?要是我真的不是讀書的料,放棄讀大學的話,過著閒時可以創作一下就夠的生活……這麼想像一下子,也真的很開心呢。

不過這不是甚麼『重拾漫畫家夢想的宣言』。雖然的確是生於一個非常複雜、充滿衝突的世界,不過能夠擁有環保的夢想,我還是非常珍惜的。就算這世界真的是多我一個不多、少我一個不少,對為環保出一分力這種憧憬,還是非常美好,以此為傲,很想一直堅持下去的。很多人不知道自己想要甚麼、想做甚麼,我卻有一個清晰又實際的目標,從年輕時持續至今,真的很感恩啊。

至於漫畫家之夢,也是一個非常美好的夢,擁有就覺得很開心了,實現的可能性很低,自己也很明白…。文筆、畫畫的能力,天資再差,我相信後天的努力可以彌補。不過我本性是個過於單純的人,厭惡複雜的事,根本沒辦法想像複雜的角色與世界觀,一切都會化繁為簡,我的單純,甚至連童話、兒童繪本也創作不了吧,哈。創作的慾望大部分人都會有,但真的不是每個人都做得來呢。要是我真要動手,想必要算計一番、絞盡腦汁一番吧。

我覺得,能夠因為現在的經歷而想起自己心底中對某個夢想的憧憬真好,就算不能成事呢。
好了,好好的一個『假如怎樣怎樣的夢想』,變成『放棄夢想的宣言』嗎(笑)。

沒有那麼心灰意冷啦,這只是一個『假如世界和平,你會想實踐另一個怎樣的夢』的題目罷了。
這麼想像一下,其實幾好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