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2012,這 LIMBO 的一年

2012年除夕黃昏
2012年除夕黃昏

過去兩年,我說過『2010年是死亡的一年』、『2011年是地獄的一年』,那麼按照這個模式,2012年又如何呢?這是更差的一年,但有甚麼比地獄更慘更可怕?

我從未度過像2012年這樣,空白的一年。過去23年,我不是全職工作就是全職上學,總有點事做;但在2012年,上半年我先入院,出院後因為擔心力有不逮而只讀一科(Environmental Risk Assessment),讀完之後在六月下旬就急急腳回香港,打定主意不回澳洲讀書了。一切太不可能了。不單純因為學費,另一方面我的抑鬱讓我很難照顧自己,失去學習動力、野心,又沒法打工,病情又難以控制……一切看來太絕望了。

下半年回來香港後,陸續發生了一些讓我心煩的事,都圍繞家事。爭執、衝突一再發生,讓我曾經一時浮現過的回去留學的念頭一再熄滅。這段時間,不是生病(傷風感冒敏感之類),就是心情極差,到所有煩事告一段落,已經是十月初了哦。也是同時我開始樂觀一點,重新考慮回澳洲繼續讀書的事,就是此事不成,也積極考慮在本地大學繼續學業……到十月尾的時候終於找到一份書店工作。本來所有事看來是順利的。

不過書店方面的工作原來環境很差,首先是極討厭的上司,其次是白鴿眼的前輩,再來就是不當的在職培訓的安排……還有那書店看來很大,但書實在很殘舊,塵又多,簡直是以新書價賣二手書,而且有很多名書、暢銷書都沒有,客人更是少……所以算是一家很悶的書店。

這麼一小家書店也有辦法搞是非,正因為小,所以共事的同事來來去去那幾人,要是心存不爽的話更難待下去。於是我只做了一星期就辭職了!沒有後悔。

辭職後就為了報名本地大學而煩惱,寫 personal statement 之類的花了我不少時間準備,很大部分是心理準備,因為自己老怕不成事,就恐懼就逃避……結果一切搞定也已經是十一月尾囉!

十二月本來有位很好人的姐姐在某航空公司做人事,所以可以介紹我進去工作……不過當她提到最快都要等到明年四月才有培訓,我就只好婉拒了。畢竟我當下打算要七月回去澳洲讀書,這麼一來真的沒時間儲錢、經驗了呀。

不過她給我的一些面試建議還是非常有用,而且好在當時我已經在學習吸引力法則,所以沒覺得自己繞了個大圈還是沒工作……我相信這一切都可以有意義的。

哈,這真是超級災難的一年吔。每當我想起,自從 2011年的十一月起我就再沒工作過、每當我想起過去一年內我入過醫院兩次等等……就覺得這一年真嚴重,真是至今最大的低潮哪。不過我也算是幸運的,不是指實際上發生過的事,而是指心境。

過去半年,我沒有再服任何抗抑鬱藥了。首先因為我討厭,除了第一次服的 ESCITALOPRAM 之外,後來服用的 FLUOXITINE、SERTRALINE及VENLAFAXINE,通通都給我很難忍受的副作用,而且藥效不大!二來因為我根本沒看心理醫生、精神科醫生(貴!!),即使如此我還是能夠對抗多次的抑鬱病發、自殺念頭,不是很堅強嗎?不是很幸運嗎?過程再痛苦、絕望,我終究沒有殺死自己,沒有放棄自己……現在還慢慢的靠自己的意志站起來了,很感恩。

或許是有些時間浪費了,但我學會不要怪責過去的自己。沒錯,當發現很多事情原來不難,只要一旦開始做就能順利的做好時就會怪怨自己怎麼不一早開始、浪費時間呢?但事後檢討可能太冷酷了,始終當時的自己在掙扎在擔憂在焦慮,最終能夠行動的不還是過去的自己嗎?
或許有很多事過去的自己沒能做到,但不代表今後做不到;與其擔心自己再也做不到,不如把心機花在『幫助自己實現夢想』一事之上吧!即使現在的我,還是會不時陷入妄自菲薄的處境,多想放棄,放棄就不會知道自己沒能力,就不用白花心機,真想放棄夢想、自己甚至生命。我天性不是樂觀的人,這種掙扎難免的,但我已經會更成功的控制自己的心志,盡量想像我的人生會有很多可能性的。

在年末的時候遇上吸引力法則真好,雖然它不至於將我變成無敵樂觀、超有行動力的人,但至少我會一步一步的愛自己、控制自己的命運了。

2012年是 LIMBO 的一年。沒有甚麼比地獄更恐怖的了,但過去的一年代表著我從地獄走出到邊緣了,雖然還在徘徊,但這是『橋』的一年,連接著地獄般的2011年以及重生的2013年。我這麼希望!!

P. S.
2012年間,我讀了56本書!真開心,好久沒有讀過課外書,我留學時哪有時間,2010年甚至一本都沒讀過!
還有這年我遇上兩個我很喜歡的演員,一位是 Cillian Murphy,我都不知道多年沒迷過演員了,這位是透過《inception》認識的;另一位是透過《BONES》認識的演出超可愛賣萌實習生 Vincent Nigel-Murray的 Ryan Cartwright(目前TVB PEARL 每週三 20:30 都會播放)!有喜歡、沉迷的人事物真令人幸福。

*聽著陳慧琳的〈甦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