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後,我能笑著把這些點連上嗎?

現在所發生的很多事,不盡人意,跟生涯計畫也扯不上邊;
Steve Jobs 唯一說過讓我覺得有意思的話是,我們要到日後才能回望過去,把看似沒關係的點連結在一起。那麼,終有一天我也能笑著把這一切點連上嗎?

記得一年前,憂鬱初發,我第一次想到一個讓我戰慄的念頭——我是不是沒有追求『環保』這夢想的資格呢?
最近讀的一本書《What I wish I knew when I was 20》跟我一直以來擁有的某個想法很吻合:夢想的工作應該是自己想做自己有能力做有市場需求這三大方面都能重疊才行。我是個很實際的人,從中三那年決定要做環保事業開始,我就沒動搖過了。只要是為環保出一分力,怎樣的工作都可以,這是自己想做的事,範疇很大的事,我再怎麼沒用也應該能找到一個小小的容身之所吧?再者,環保也絕算不上沒有市場,所以這樣一個夢想,對我來說,竟然是不切實際的嗎?

雖然過去的路(即是到澳洲讀環境科學的本科課程)是人家給我引導的…雖然後來也是人家給我截斷前路的……不過早在一切完結之前我就對自己深深懷疑了。我說自己沒有資格,不是從學業成績來看,而是從生活上的積極來看。有時我很懷念中三那年的『巔峰』呀,當時的我真的有點走火入魔,很容易因為自己在生活上難以避免的製作垃圾而難過,但至少積極得多了,現在的自己更多是紙上談兵,口頭上說怎麼熱愛環保,卻沒怎麼參與過活動……

藉口是蠻多的,我是個只能專注於一件事的人,從中三起直到會考、高考,只能努力為學業奮鬥,結果成績卻沒進步,兩頭不到岸……哎唷,如果我能回到高考時,我想我寧願把為學業功課煩惱的時間全部去參加環保活動,做更多、見更多人好了!反正成績最終都會差,那就讀副學士好了,不然工作幾年儲錢再去澳洲從FOUNDATION讀起好了。

高考以後我就找工作,做了九個月……那段時間莫說參加工餘活動,我連DAY-OFF也要為適應下一週的輪班而疲憊不堪,當時好幾次想捐血都捐不成!(其實從高考時期開始就捐不了)可想而知壓力多大。

好了來到M市,首先第一年我在FOUNDATIONS奮鬥,為了確保年末有足夠好的成績可以進大學而努力,連打工也不敢,怎會參加活動呢?至於入大學後更難,每次假期不是要追回進度就是猛打工,甚至連學期時也要每週工作12小時左右……想起來也覺得心力交瘁啊。

現在表面上我在休學一年(LEAVE OF ABSENCE),不過半年快過了,我也沒做到甚麼。說好的西藏旅行呢?既沒工作也沒參與甚麼活動(只有一個,容後再談),唯一算得上的『工作量』只有猛閱讀,今年應該能讀完52本書,真高興。哈,要是能有份只要我不斷閱讀的工作就好了(喂!!)。

我真不想為自己找這麼多藉口,但為過去的自己設想,我真的能放下學業(哪怕只是一下下)去兼顧別的興趣嗎?事後檢討談何容易呢。除了時間上、經濟上不許可(因為一旦有時間就要打工賺生活費),我想另一個很大的理由是我個性的缺憾吧。我明白自己心底總有一份濃烈的擔心和焦慮,我實在太怕與人交往了,我總覺得最後我只會自己一個人孤獨的待在團體中而已。最近參與的活動算是印證了這點。

十一月初我參加了一個以香港的SUSTAINABILITY(不懂怎麼翻譯)為主題的環保活動,整個週末用來研究一個題目,週日的下午就要公佈自己組別的PROTOTYPE(快速開發原型),是個很講究創意、合作、知識的活動,我記得去年同樣時候M市也有辦類似活動,但當時沒時間自己也沒自信,所以沒參加。今年很慶幸香港有辦(第二屆了),知情人也不多,我才能被選上吧。

本來是一個很值得參與的活動,雖然參加費有點貴,但事後還是覺得一切都很值得。唯有一點讓我很懷疑,懷疑自身也懷疑身邊的人們。話說我組人數最多,也許是這個原因讓我沒辦法有更多發言機會。奇妙的是我個人很禮讓別人發言,無論他們是正在講話還是要插話我都沒所謂,但也許全組根本只有我的態度這麼軟,其他人全都蠻強勢的,甚至連只有在最後關頭出席的一個女生都很強硬的給意見,可是到我想提出時卻沒人重視……也許有個別組員是故意的,因為她看我不順眼;也許其他組員的人生經歷讓她們這麼assertive、aggressive也說不定,不過整個過程真恐怖,我到週日那天簡直想馬上離開了,只覺得自己在場根本沒意思。我還是覺得堅持下去真好,這一切真的是很寶貴的經驗,我很珍惜,不過那些組員實在太傷我的自尊,每次與人相處我就覺得對人性的信心與期待更消去一點,自問努力當個有禮的人,但這樣的人根本沒辦法在組織中生存下去;你禮讓人,沒人在乎;可當你想要強悍一點了,別人意會到就會打壓你、覺得你沒禮貌。誰來教我怎麼適應啊?

樂觀的人也許會想,下一次一定會遇到懂得賞識自己、和諧共處的人;但缺乏快樂經歷的我就不容易這麼想了,今次的JAM活動,只會讓我對下一次更恐懼、更退讓、更迴避而已。要為這種情況找理由的話,我想我大概是前世得罪人多吧!

早年我還以為自己比較有興趣而且也較擅長的是科研,所以一心憧憬想向這方面發展。不過現在對現實心水清澄得多了,這個年代想一心搞科研基本不可能,因為人才過剩,不止個別地區,還要與世界各地的人才競爭呢。連早我們一、兩代的高學歷人才都已經氾濫了,更何況我們這大學生普及的年代呢?於是很多人說,在全球化的環境下,要當通才,不止學科要夠專,另外也要有語言之類的溝通能力才行。這已經不是一個能安心當書呆子(NERD)的年代了!

老師曾經說過演化的過程就像愛麗絲夢遊仙境中一個奇妙森林一樣,物種必須不斷前進(演化)而留在同一個地方;我就認為在全球化下,我們每個人也一樣,即使只是想待在這個小地方過安穩的生活,也必須要不斷向前跑、催谷自己才能停留原處;一旦疏懶了就會落後在遠處!……多麼恐怖的世界,我只想要從事環保,待遇怎麼都沒所謂,但為了越過門檻,我還是必須要一跳再跳,跳得比以往更高更遠才行。

身邊的人跟我說,沒有大學學位沒關係,既然身體不適(抑鬱都沒好呢)就休息一年沒關係……但真的沒關係嗎?是別人太從容還是我太杞人憂天呢?每落後一點學識、每落後一點時間,我就被全世界許多人追趕過去了。恐怖的是我清楚的意識到這些危機,卻沒有能力提升自己的競爭力。是擔心與焦慮,總是怕嘗試了會失敗,失敗會打擊信心,以後更不敢試;或者選項太多,每個都可能,或者非常不可能。

現在的我回望過去,沒有甚麼事能讓我衷心覺得『發生了真好』,甚至是自己的生命,我也說過『這條命即使在十幾年前就了結了也沒甚麼可惜』。抑鬱的影響,讓我還是在生與死之間徘徊,一時覺得生無可戀,一時覺得很不甘心。好吧,於是我心的鐘擺每次碰到『不甘心』的那一邊,我就會嘗試強化這種感覺;過去我不想再回憶,但未來,有時我會想像,是不是終有一天我能夠在回望現在發生的這一切混沌時,能夠笑著把這些點連結在一起呢?是不是有一天我能夠充分了解這一切發生都有意義呢?

在澳洲的留學經歷、打工的經歷;參加活動讓我遇見的人、醒悟的事;甚至這幾月以來猛讀的書,這段時間感悟的事、所作的心理準備……或許全部都在很遠的未來間接的造就某些機會?

以前的自己沒能做到的事,我想放過自己,不想再苛責了。自己的個性就是這麼怪,我要改變不是易事,也不是怪事,應該覺得要是我這麼異於常人也能變得更正常一點,不是更勇敢的事嗎?接下來想做的事還是能做到,不過比別人花更多時間,或許會有好長時間讓人指指點點吧。不過既然是我自己想走的路,又何必計較要花多久才能走完呢?我現在只想盡用任何機會,給過去以至現在的一切點賦予意義,好讓他朝我能笑著回味——覺得這一切有發生真好。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