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血驚"暈"

現在身體好多了才能記述…。

好耐冇去捐血了,上一次捐血,應該係2007年左右,之後每次再去,不是貧血就是因為人潮太多而不能捐。
由2007年到2009年那段時間,壓力好大,因此身體狀況不適合捐血吧。

來到澳洲之後都一直想捐血,但成日都找不到紅十字中心的位置,好不容易找到了,又要預約又要帶護照,終於前幾天約好了昨天(12月23日)去捐。好期待呵。

記得以前曾因為服了感冒藥而不能捐血,最近在服抗抑鬱藥及安眠藥,也擔心過因而不能捐,但問過精神科醫生說沒問題。只是也不建議捐血,因為捐血後身體會弱一點,可能會讓我心情更差,不過我當時不以為然啦,一向都覺得捐完好爽的啊…。

以往在香港捐血,我都是WALK-IN……食飽飲足才去,當然也有試過為方便時間而在不太行的情況下去,不過過不了驗血紅素的關口,被擋下來了(哭)。

這次呢,因為預約好時間(下午一時),就算身體狀況非常一般還是好.想.去
哈,可惡前一天竟然突發來經了,嘎啦可惡,沒有早到遲到,是我自己沒為意臨近經期……來經,再加上早上因為睡眠不太好而精神不夠,而且因為賴床來不及吃飽!水似乎也喝得不夠!但還是大安旨意的覺得沒問題,難得約好了,取消好麻煩!出發了~。

昨天超熱啊,根本不想外出,所以決定捐完血就馬上回家涼快。不過事不如人願……

我呢傻到穿了長袖衣褲,遮陽傘也沒帶就外出,一直都覺得沒問題,是要走一點路,會很熱,但能忍住的,也沒想過待會兒失血了會身體不適。

來到捐血站,程序跟香港的一模一樣,也沒有等太久,大概15~20分鐘左右,面見時憂心忡忡,非常心虛的回答『自覺得身體狀況OK唷』『但有吃抗抑鬱藥哦』,好在都PASS。最搞笑的是護士完全沒提到月經!!在香港這是必問的,或許那位護士覺得都不是第一次捐了,應該很清楚不能在經期時捐血吧?不會這樣拿自己的身體搞飛吧?

但這個傻人(我)就是這樣,雖不是故意,但既然巧合遇上經期,我真的很好奇想知道,身體會變成怎樣~~??是真的會很不適嗎?這種心情跟海藤很像,明知有危險,還是會想試試在自己的領域中說了禁句的後果(幽遊)。明知會有危險啦!但真的很好奇!

自恃身體一向很好就覺得不會出事了…。過往在香港捐了五次,每次完事都很精神爽利!今次也一樣吧?!

但有兩大點我沒想到:
一,我實在太久沒捐過了,起碼四年,而且最近身體是的確有差,也不年輕了

二,我點知澳洲的紅十字一般捐血量是500ml??!!(大驚)

還以為會被問,可以捐多少……在香港我只被允許捐350ML左右,大概是一包檸檬茶的份量!在甚麼都加大碼的澳洲,連女生的捐血量都是加大碼的檸檬茶份量……順帶一提,在香港我滿18歲之後每隔四個月才可捐一次,在這裡卻是隔三個月就可以了。隔三個月……那時在香港針對男性的期限好嗎……

捐血過程順利,最後出血有點慢但還是在十分鐘以來內完成了。捐血後幾乎可以馬上站起,穩健的走到飲水部,當時就覺得自己的身體不是一般的好呀!超元氣的吃了在車站買的冬甩及捐血站贈送的凍飲。

說到這杯凍飲,實在覺得澳洲的紅十字會非常慷慨……一大杯有如七仔加大碼的飲品!嘖,香港的只有淡如水的橙汁和小餅乾。

一大杯草莓奶昔
一大杯草莓奶昔

本來我說想喝熱朱(蠢!),但因為天氣熱而被勸飲凍飲……於是選了草莓奶昔。這麼一大杯嚇我一跳,怎麼喝得完?但想到一路走回火車站路上邊喝邊走會舒服一點,於是喝了幾口就動身離開了。這邊的護士也挺寬鬆的,我以前在香港如果這麼早走會被擋下來的…。

來到火車站已經喝完,上了洗手間,在商場逛了一會,就到火車站等火車。一切順利的話可以來得及在三時前搭乘公共交通(車票由午時到三時可以任搭)。

就在火車來站那一刻我突然、突然非常頭暈!暈到根本沒法上車,一來車廂人太多,二來我根本連站也站不穩,上了火車要是沒座位一定會好辛苦,就算了等下一班好了。退回去月台內已經忍不住,站不住於是整個人跪下來,但那位置很礙眼,就走到角落去蹲,差點就要躺下了,但忍住了,因為實在太側目!這時有好心人問我覺得怎樣,我連話都說不清了,發現有空椅就衝去坐,一開始要躺下,但之後人流多了就坐起來,等到一旁的乘客都上車了我又立即癱軟!好辛苦好暈眩啊,而且開始覺得雙手好麻痺,就是血液運行不順的那種痲,好恐怖!

傻的也知道這是捐血後遺不適了,一定是因為:
一,來經
二,太熱還穿長袖
三,沒吃飽
四,太久沒捐
五,一下子就捐了500ml

等等理由而不適了……可惡呀離開捐血站時明明精神奕奕的!!

要是只是暈還好……麻煩的是我終於嘔吐了!事後查一下才知原來頭暈嚴重的話會致嘔的……但當時我實在想不到失血和嘔吐有甚麼關係,突如其來到我都來不久通知身邊的人就吐了。幸好當時幾乎沒人離我很近,除了一位倒霉的好心美女,走過來安慰我但可能被我的吐物濺到一點了,對不起……即使如此人家還是給我遞了紙巾和買了冰水給我……好想跟她道謝、道歉還有還錢,不過說不出話來人家也上車走了。話說,我好久沒嘔吐過了!!這實在很嚴重,我上一次吐已經是2002年4月13日了!那種不斷吐不斷吐,不知吐到甚麼時候的感覺真恐怖。幸好(?)當天早上沒吃甚麼,所以嘔吐物沒有很噁心(喂),是一片粉紅色的,唔,沒錯那全都是剛喝進去的草莓奶昔!所以味道沒有太酸,有點甜(?),但還是超級髒就是了!最糟的是人家昨天穿了一身喜歡的衣物和鞋子,最重要的是帶上的袋子是新買的是美紫而且是第一次用(哭),卻沾到了一點吐物。嗚……幸好是可以洗的材質,之後回家洗乾淨了。衣鞋也沒沾到。

後來車站的人員來推輪椅送我去休息室,我就在那病床躺了一會兒,期間想趕上火車快快回家,但才走兩步又暈了,車站的人就說要叫救護車,我是萬般不願意,一定會給發現我經期還捐血的!一定會被罵!幸好跟救護車那邊的人電話上聊了一陣,雙方都覺得先休息一下再算,我就繼續躺。如是者我休息了半小時多就覺得好多,然後在工作人員陪同下到月台,自行乘上火車找到位子坐下。當時還有位美女乘客問候,但我一直到目的地都再沒昏過去了,一切都好……

才怪。

到了目的車站之後就是大挑戰了,因為從車站回家的路要走上十至十五分鐘,當時天熱又陽光強烈,我有預感會走得很辛苦。剛出火車站我才走了50米左右就要在蔭下休息了,之後覺得好一點又再走,大概每走50米就要坐下休息。頭暈的時候,覺得視野像曝光過度,而且耳鳴,坐一會兒就會好轉,其中坐了三次,最後一程一直走了一百米有多,好厲害!

但回到家那一刻真的要昏了,打開自家房門後幾乎是撲上床的,脫鞋脫衣睡了一個多小時後,起床!吃了香蕉也沒不適,已經全好了!哈耶!
當晚也如常的吃了晚餐,跟平時沒兩樣。

所以原來在經期時捐上500ML的血不過如此嘛,我半天就復原,其實算身體不錯吧?

最後附上我覺得超誇張的包紮照

超誇張的包紮
超誇張的包紮

好胖哦我的手……
哼,澳洲的包紮太誇張了,其實只是針孔般大小的傷口,在香港我只會得到一片小膠布耶。這樣看來好像很嚴重似的。

三個月後我會再去捐……話說我來年犯本命太歲,據玲玲姐和民峰哥所言,捐血可助擋一下血光之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