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夢一般的重遇

上星期日,十二月六日。一個非常普通的日子。

可是這天我與一個很重要的朋友重遇了。

上一次與她聯繫已是2007年,我跟她總是離離合合,絕交又復合。那年她到瑞士留學,雖然當時我們的關係還是有點冷淡,但最後一刻我才從別人口中知道她留學的事,沒由來的很生她的氣,於是賭氣的想她的事我再也不理了。

我有她的MSN,可是從來很少見她上線,印象中從來沒有。以她的性格,我不相信她刪除我了,應該是不喜歡用或者沒法上網的可能性大些。十月份,有一天突然發現她的MSN頭像更新了,沒有認錯人,因為照片中的正是她。

很久沒見了。

驚喜。見她有動靜,即表示她真的沒有刪除我,而且又能上網了。當時真的很感慨。雖然上一次交往還是不開心的終結了,但她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朋友,最特別的人,就算不能再來往,我只要知道她還好就滿足了。

我跟她從中一開始認識,她的年紀比我稍大,個性成熟、敏感、感性,跟她比較合得來。跟她好的那短短日子,真的很開心。那時是我第一次亦是唯一一次覺得交到好朋友的時光。

談得來、性格合得來……只要對象是她,我們可以無所不談。對我來說,她從來都重要,可是我對她來說,卻只是次要。她在中國的故鄉、在小學已有非常要好的朋友,我想要的朋友間的珍惜和尊重,從來未從她身上得到過。從來沒法相信自己對她的意義有多大。

她是脾氣很好的人,每次忍受不住提出斷絕來往的都是我。因為我太在乎,受不了自己一頭熱的接近她、討好她,卻換來淡漠的回應。可是她於我無可替代,最後還不是當無事發生過的找回她?

我總以為我多次傷心的離去,能令她明白我的心情,並再在乎我多些。但我心底明白,她有心無力,沒法在乎就是沒法子,我不是『對』的人。

後來我漸漸的真的不在乎了。曾經我體諒她有心無力,對她再沒期待,只希望自己算是她的泛泛之交的其中一人,也滿足了。但高中某年,她對我傾談她與新朋友的煩惱,我忍不住嫉妒起來。原來不是有心無力。她對新認識的朋友都有那種『心』,就是對我沒有而已。不是時間問題,我再早些再晚些遇上她,也是一樣,我根本不是『對』的人。

這樣離離合合,對我的影響很大。從此我很難再對友情有期望。我對她說過,朋友要的不是回報,只是一點珍惜。這珍惜,我渴望好多年了。是否我從來沒付出過呢?或者付出的方式錯了呢?或者今生付出的一切要償還前世的感情債?

自從她到瑞士留學,對她的生活,縱使關心我也不得而知了。也從不想詢問任何人。對她的關心一直放在心底,但畢竟她是在我人生中留下最深刻痕跡的人,有時一旦懷念,那份幽情氾濫得不可收拾。

兩個月前,看到她的MSN有更新動靜,那幾天,我的心情不得平靜。

果然還是很想她。除了因為惦記對方,她的再現帶給我很大的感觸。我是相信我們不會再聯絡了。為甚麼突然又有可能性呢?如果她不會再出現於我的生命中,還能把與她的美好回憶封印;但她的再現,令我感受到近在咫尺卻遠在天邊的距離。我寧願認為今後再也不能與她聯繫了。

她永遠都會是我最重要的朋友。在我的生命中,與我交往最深的人;讓友誼獲得不多的我,最踏實的體會過友情的人。

今後也許我還會交到很要好的朋友……但以後無論任何人都不可能取代得了她。我與她的友情、回憶、歲月。

看著她那更新得日益頻繁的MSN,心中患得患失的感觸越來越強烈。也許我寧願甚麼也不知道。

但有一天,我的MSN突然收到一個交友通知,一看電郵的名字我就知道是她。不明白她開新的MSN帳戶為了甚麼,但不忘加我這個老朋友,我覺得有點希望。

其實之前見她上線,還不主動找她是我自己的彆扭。從來都是我自己生她的氣,是我自己幼稚。那些離合,她從沒怪過我。於是上星期日遇到她上線,終於打了招呼。

本來只打了招呼,如果她態度冷淡的話,我就從此死心。但她一句『how are you』打開了話匣子。我一股腦兒的說了很多話。

過去的恩恩怨怨,我真的不想再想了。重遇她之前的幾天,為了友情的事,很困惱。遇上她,很想盡情傾訴,但未訴,心情已經舒緩很多。覺得如果我的人生還有她的話,其他甚麼朋友沒有也沒關係。

跟她從夜深開始聊,一直到凌晨。那時迷迷懵懵的,也許因為睏,也許因為太快樂,說了很多不著邊際的話。有甚麼話想說,今後還有很多機會吧。

那一夜交談,我很驚訝她的大轉變。其實我有多了解她呢?也許她從來都是這樣的人,只是我之前一廂情願。

她的轉變,讓我覺得陌生,覺得我們的距離更大。但我還是樂見她的歡笑。

翌日醒來,覺得生活有點不一樣。重遇她,讓我覺得生命中又有了在乎的朋友,不像之前的憂鬱悲觀。

可是接下來整整一星期都沒再見到她。到她朋友眾多的facebook一看,她有她的朋友,有她的世界。我是怎麼都與她不著邊的了。

其實在交談時我就有預感,這一次我不能再對她有甚麼要求了。一切雲淡風輕吧。我已經不再是她的甚麼人……這一次要冷靜看待她的冷淡。

她給了我地址,我也立刻給她我的了。事後才想起,哈,只要對象是她我就健忘,明明當年因為太失望,我說過絕不會再給她地址的。即使那是當年幼稚的賭氣話。

重遇後過了多天。我想,以我們的相處方式,她是絕不會主動找我的。信嘛……我也相信她不會主動寫給我。她會覺得自己傷害了我而不敢找我的。

但是嘛,那麼多年那麼多次,我也受夠了。那一夜的交談,不著邊際,但我終於都鼓起勇氣主動聯繫她了。然後,以那句最後的道謝作結,為這段友情作一個和諧的終結。我跟她都一樣,不會改變的。但我可以強裝不在乎。也許這兩年我介意的是那冷漠傷人的離別。如今一切像迷夢一樣結束——

至少以後回想起來,沒有遺憾和哀傷了。
這樣應該足夠了。

她傷害過我,但我也一樣傷了她。縱使如此還能有那次重遇,有始有終。美好得像夢。沒錯,之後根本不會再遇了,那一夜過後醒來,其實就知道我們不會再來往了。

有一點點失落。但她有她的生活,我也有自己的世界。她承受得起,但世界渺小狹隘的我已經不堪再一次離合了。

因為她,之前想不開的,得了結論。

如果任何朋友再來找我,我該以甚麼態度面對?不想忍下傷害一笑泯恩仇,但也不應以冷漠報復吧?終於我還是找到讓自己比較好過的做法,對於那些人,決定了當甚麼事也沒發生過,不用冷淡也不用熱情。如果真的覺得受傷了,以若無其事的態度漸漸遠離他們吧。

以不著痕跡的態度回報傷害……因為我不能再幼稚的面對了。